遊客:  註冊 | 登入

勀夔侐鎢腔堍蚚撮б:廣告物流區 » dear 病君

無頭粻
spreadspark

註冊會員
帖子 12
發表於 2019-4-27 18:32
#1 分享 私人訊息  頂 
第一
黑糊糊的密室內,傳來一女生慘痛的叫鎉聲,染血中l虷b一旁,地上盡是污垢與血硛。女生一對眼睛早就被刺破,耷手帶著手扣與鐵鏈,內仆璅鼽}踝,張開耷腿,咬緊牙根。血液從女生的下體流出,在地板上擴散,與早前流在地上那透明的液體混和,又腥又臭,那是保護著胎兒免受震v的羊胎水,女生正在產子。
 
女人璈馦ㄓU了一對兄弟,一層層白色的液體,胎糞與血v仍黏在嬰兒身上,女生循聲音摸索,慢慢摸到嬰兒的頭額,再向下摸,摸到帢a處,拿起,在胎兒頸上讋了一圈,盡力拉緊,一秒…兩秒…三秒…四秒…「呯!」,一個男子走入密室,一棍把女生打暈,兩個嬰兒得。對於男子來說,他們是重要的品…
男子替一對嬰兒剪掉帢a,是一對男嬰,男子抱起兩個嬰兒,烯開密室,砰的一聲,大門懌上…

「砰!」,大門懌上,是一個位於美國紐約的庢~大廈坨層,一個身穿西U的男子庇A的向室內的客人點頭。坨層坐向特別好,一個居坨臨下的美景,日光正好,照著一片坨樓,比香港更緊密,很想在這裡飛出去,是自由的氣息。
 
「韋先生,我們根據你的自願醫保已批核了你的申請,那蛝Q將會於三天內存入你指定戶口,希望能為你的生活留下美麗的時光…」西U男慈祥的臉容,向來自香港的客人送上微笑。
 
客人是個年約二十九帚漕k子,是個患有末期白血病(又稱為血琥)的病君。但見病君氣息甚好,耷眼精靈,動作敏捷,是個俊俏壯健的男子。病君向西U男回以一笑。
 
「對了,故事的進度如何?劇本大約何時寫好?」
 
「架構大懅定了…希望四個月可以把它寫完。」
 
「別忘了,上映時記得送我一張門票。」西U男伸手,與病君握手。
 
病君是我給自己的綽號,我有一掔特別的能力,就是可以隨意讓自己患上不同疾病,由外發性的N感染,到內在的基因疾病我都有能力引發,雖然自身不會受任何病徵影響,那是拜我超強的免疫系◣狾隉A但所有醫方法都不能證出我的真正身體狀況,也就是說,他們只會出我表面的疾病。
 
能隨意患病的好處多了,對平常人來說,想U病請病假不用再怕被醫生或上司拆穿,但而對我來說,我可以到慈善陜構申請D鈚,甚麼Make a Wish,喜願基金會峞A他們會對患有症的病人D發一蛝磢驉A以滿足他們的最後願望,剛剛那西U男就是其中一個,沒h,我會不斷改名魕m,製造假的身份證明,在世界各地申請基金,不然我怎麼生活,拍電影,說笑吧…
 
世界有超級英荂A我想我也算是其中之一,我可以令自己患上過度運動症(Hypermobility),身體懌節的活動範圍會比常人大得多,脊又會比常人靈活,配合芽孢桿F(Bacillus F),那是於西伯利亞凍土的古老N,強化身體狀態,精神方面,我也長時間令自己有焦慮症,提坨敏感度,以及不斷分泌腎上腺素,提坨身體的活動能力。我烿然也有我的武器,就以傳染病。
 
深夜的紐約,燈光璀,真美,雖然我比較喜歡香港的霓虹燈飾,那是香港的靈魂。我站在一大廈的天台,穿上我的超級英茠AU…
 
紐約街道,警員跑過。警員神色慌張,邊跑邊按著肩上的通話陜。「Jeremy,我在東哈林區的綜合醫院附近,要求增援…」
 
但見通話陜傳出沙沙聲,似被其他電子器材干擾。四處傳出腳步聲,警員逃至一暗角,見人影至,竟是一邲十個黑躍份子。黑躍不停叫囂,很快把警員揪出,警員大驚,舉槍亂響,有黑躍中槍倒地。子彈沒有令黑躍嚇退,反而令群情更洶湧。十發子彈用盡,警員被黑躍反用手扣在水管,一枝枝鐵棍子取出,向警員亂棍暴打。
 
時一個手讋橡R帶的黑躍頭子走近,著手下把警員。黑躍架起姿勢,似是想與警員對打。警員見狀,偷偷執起手扣,扶著水管撐起自己…「嗖」的一聲,警員的左耳被割了下來…
 
警員痛極大叫,手掩著傷口,見血流如注。黑躍頭子沒有恅筏準想就上前攻澢,他展示手上的橡R帶,原來橡R帶的另一半是一條極幼的金屬魚v。警員緊握手扣,向黑躍揮拳,卻見黑躍閃身被過,右手一揮,又把警員的鼻子割掉!
 
「玩潣了…」人群身後傳來一男子的聲音。
 
眾黑躍回頭,那是個全身紥著黑色繃帶男子「病君」。黑躍不明所以,是新的超級英荈隉H「你是誰?」
 
病君伸出兩指,用力一渙,從小混混的耳孔中渙出一個血洞!小混混慘叫!
 
「無謂浪費時間去記住沒有用的東西,對於快將死去的你們而言。」病君彎下腰,將耷手變成他的前足,粻一頭獸般極快速的綟上前,與黑躍展開混霥!病君身手敏捷,那是洙的拳腳功夫,但配上他的力量,每一拳都漃到對方骨頭碎裂的聲音!黑躍源源湧入,病君再伸出五指,用力一爪,把一個小混混手臂的血肉連骨頭整齊的抓斷…
 
突然,嗖的一聲,病君的右手前臂被陘F一刀,血液流出,繃帶迅速吸收,把黑色的右前臂染紅。黑躍頭子原來已迅速上前,用金屬魚v了下。黑躍一笑,「就這麼一點本事嗎?」
 
病君站起,「請不要後悔。」病君耷眼眼白充血,靜靜道…
 
警車聲響,Jeremy與其他警員至,見近七十個黑躍全倒地……每人全身沒有一處皮儒髡n……他們全長滿大量紅色皰疹……皰疹愈長愈大……有些大得連皮都撐破……流出血水與白色的膿……皮z爛……整條巷子一地血水爛肉……看得Jeremy雞皮疙瘩……
 
我可以透過空氣,皮噤Ф膜ㄕP病,我最喜愛的疾病是EV71,是掔變掔的手足口病,我也愛用牙齒直踇咬入對手的頸項,把疾病傳入。我有想過,如果我討厭這個世界,我會製造最坨傳染性的疾病,將人類以及所有生物在30分鐘殺死,但烿然我不會這樣做,因為我太愛這個每日都有新鮮感的世界,自由真好!
 
身體保護衣的醫護人員走入,「那是坨傳染性的手足口病…」。醫護人員出警員,見警員除了原本的骨折外,全身皮噫熊M完好…
 
「你霹好嗎?」醫護人員問。
 
「他叫自己做『病君』…」警員答道…

大廈天台,日光初露。一個半黑半紅的人影在天台脫衣。一層一層染血的繃帶開,那是從自己皮噥砲X並帶有傳染病的血。病君心情大好,把英茠A脫下,露出沾上血水的身,再用自想的巾毛及消毒嶲手液抺走耷手與身上的血液,病君其是個愛整嶲的人。

一陣吵聲,珍妮(Jane Allen)向電話裡頭的他大u!一頭啡黑髮色配上白白的皮鴃A珍妮是個美籍混血兒,一點愛爾蘭,再加一點中國,再追是德國與美國原住民血╮A精緻的五官,臉總是紅紅的,粻一個洋娃娃般。「所以你都不釋了……就這樣吧……你這x子都不會見到我!」。珍妮把電話摔破,氣沖沖的撞門烯開辦公室!

病君閒閒的抺菬迨W的血;珍妮快步踏上大廈後樓煁;病君把血衣放入背包,把拉拉上;珍妮一口氣直e上天台;病君髐W上衣;珍妮推門而出,病君拿起中l,下身只有白白的內丑A就站在出口的正中方……

旭日初昇,惾光映照著整遍坨樓大廈,那是橙紅色的日出。每個有看過日出的人都知,這一片紅海只得一霎,很快,紅海會變成狺恁A那動人的畫面,就只得那十秒。

「你在做甚麼?」珍妮露出厭惡的眼神。

「穿中l。」病君呆著,一邊穿一邊問。「你呢?」

珍妮沒有回答,直走到大廈邊沿,看著距烯自己八十八層虐的地面,一陣膽怯不其然從心底湧出。

病君背起背包,靜靜的看惾早的嫽光,「怎麼會想到,猁漱恁A黑的夜,白的太嫽,會交織出紅紅的惾晞,我過去h過很多次日出…」

「所以你走上天台中l?真是最好的看日出活動,笨蛋亞洲人!」珍妮再沒有理會病君,望著地面,零星的路人和車子,很好,我要做這一天的焦點,讓全紐約都知道那個男人的醜陋。

「怎麼了,你?ㄛO看日出的嗎?」病君擔心,走近珍妮。「別綟了,你正在破壞這個有礙漸@界。」

「哈!哈!很好笑的笑話!管他的!一個人在你面前綟樓,你叫她別破壞世界?管他的世界!」珍妮根本不潣膽子綟下去,但有一個笨蛋就在旁邊,這正好讓她消消氣。

「我?ㄛO這個意思…我只是…日出很美好的…」病君溫柔的說。

「所以我在阻嬇你看風景嗎?你可以一直看呀!霹是我要到別的大廈綟?…我告訴你…我只會在這個大廈綟…你要看日出到別的大廈!……繼續穿你的中l也行!」珍妮愈罵愈兇。

「好了好了…別吵了…日出都完了…唉…」天空都給狺F,病君這一天看不到精彩的日出。

「噢!對不起!我破壞了你美好的心情!你這個白痴!我的命真的不值硿嗎!你…」突然!珍妮一個失足,大半個身掉了出大廈外,時間沒有變慢,跟電影不一樣,珍妮反R不及,整個人找不到支撐,就掉出大廈外半空,後悔了,在不到十份一秒之間,珍妮迅速後悔,原來後悔可以很快。

就這一霎,一隻手把珍妮捉住,是一隻比常人大一點的手,是病君。

「對不起…我沒想過讓你這麼O怒。」病君拉住了珍妮,兩個人就由兩隻手連鶧_來,珍妮也找住病君的背包帶,直至病君輕易的把她拉起。

「不滿現在的生活,就鼓起勇氣髐@個…然後再髐@個…再髐@個…直至你喜歡它。」

「我?ㄛO來漃你說尷滿K」兩個人就坐在天台,街上開始有路人的聲音,有一點翷,又有一點平靜。「…你知道我經過了多少嗎?」

「你也不知道我的,對吧?」病君笑著,「選上你喜歡的選擇,就得用盡力去克服所有…見過用盡全力的自己嗎?」


淚水從眼鎤逃出,鑪然淚下,珍妮看著,是病君哭了,笑著哭了。兩個人就在天台看著風景,珍妮想不到原來每個地方都有多於一個用途,天台不一定只有綟樓自殺和看風景,也可以訴訴心事,正如人生,也有多於一掔取向。

「綟樓的心情都給你破壞了…」珍妮無奈一笑。「那個鰝貜滿H霹未見過你呢?」珍妮雖然有一點亞洲血╮A但皮黎摒O偏向白白的,但在這一刻,珍妮手背突然泛紅起來…

EV71 原本是一掔極坨傳染性的病毒,可以在30分鐘內奪命,但病君用的是改量版的EV71,由感染到病發?˙?0秒,由病發到全身長紅皰疹都只是120秒,只要再在60秒內沒有適烿的疫苗注射,就會命。

病君眼神一,心裡吃驚,那是剛碰過自己背包帶的手。昨的警員本來也染有EV71,但在病君處理他的傷口時偷偷為他注入了血清。10秒過去,珍妮的手背快速的長出了紅疹!病君看著珍妮,大懅她仍未牾。

「新聘的清嶲工嗎?這麼年青的清嶲工我沒可能忘記…你好…我叫珍妮…你是?」珍妮一直想著。紅疹迅速擴散,沿手臂一直生上,就粻倒瀉水杯的速度。風大了,珍妮打了一個噴,用手鼻子。

「別!」病君大叫…

20秒,淡紅漫延到珍妮頸子,連帶鼻子開始染紅,而手背的紅疹亦開始愈長愈大,煩大了!要怎辦好?

珍妮牾得奇怪,怎麼他?˙☆雂F。「怎麼了?笨蛋亞洲人?」

大約霹有100秒…她要發現了…

病君想不出對。

突然,病君望著珍妮,在八十八層坨的天台,吻了下去…

一個一百呎的密閉空間,不僅是我們的家,也是我們的世界。我在長大之前都沒有烯開過這個「世界」。污垢是黑色的,血液是紅色的,紅與黑就是我最愛的顏色,它們構成了我的一切,給我安全感。「她」都不怎喜歡我們兩兄弟,要?ㄛO叔叔每天於早的八時回來,帶我們食物,不然我們都餓死。他霹會在上嬪畯抳y言,嬪畯抳{字,不然我們也不簏☆隉C「她」從不跟我們說上一句,要?ㄛO十七岳漲~逃出這個「世界」,矰F知識,烿上了超級英荂A我也不知道那個討厭我們的「她」叫做「媽媽」「徐愷玲」,那個給我們食物的叔叔叫做「變態」「殺人犯」,而我們兩兄弟,就是個年一直被密室禁錮的「型」「受害者」…

女生被鐵鏈在一角,旁邊是兩個七帚漱p男孩,他們都被上,叔叔為兩人抽出大量血液,然後打入醉針,兩兄弟抱在一起,睡在一角。